金华新闻网 > 新闻时政要闻 > 正文

【网络媒体走转改】春运人物:火车站守望者的15年坚守 经历三大变化

图为杭州铁路公安处温州站派出所民警正在执勤。王诚/摄

温州网讯 “别挤,请排好队!”“大家慢慢来,自己的东西都带好!”……昨天上午9时50分许,杭州铁路公安处温州站派出所民警吴飞(化名)在温州火车站临时候车棚里执行临客K4506(温州—武昌)的“放客”任务。

此时,棚里已经聚集800多名乘客,需要动用民警、武警、站内工作人员共8人,他们挪开栅栏,整理通道,引导旅客有序上车。“这趟车有2000多名旅客,候车人多的时候,我们最怕发生踩踏事件。虽然火车10点40分才开,但我们必须提早1小时让乘客上车,时间短了上车太集中,容易造成混乱。”吴飞用沙哑的声音说道,这已是他执勤的第15个春运。

1998年金温铁路和温州火车站投用,但直到2003年杭州铁路公安处温州站派出所才建立。派出所建立之初,刚从浙江师范大学法学专业毕业的吴飞就迈入警队,被分配到这里。15年来,他亲身经历了温州火车站的春运百态,令他感触最深的就是这里发生的三大变化。

售票方式增多让购票人潮消失

过去:给车站购票者“手上画编号”“发购票卡”

现在:人少了很多,窗口多是改签、取票的乘客

2004年年初,初出茅庐的吴飞在温州火车站经历了职业生涯中第一次春运大潮。当年春运,温州火车站总客流量达142.86万人次,其中春节前有30多万人次通过该站窗口买票出行。“令我最震惊的就是人特别多,像每趟到站列车一下车就是3000多人,火车站广场、马路边都是人。印象最深的就是人们来买火车票,售票厅里、几个临时售票棚里人挤人,最长的一支队伍排着130多人。”

那时春运,售票厅早上6点窗口一开,一般二十多分钟票就售罄关窗了。“剩下买票人大多会选择继续等,买张凳子坐着等到第二天早上6点买票。”他说,售票期间的秩序很难维持,插队纠纷最多。“我们发明了一个‘发购票卡’法,在开窗前给每个人发卡片,上面写着编号。大家按编号购票,为了防止群众私制卡片,每天我们会换样式和颜色。一般每次都能发出七八百张,最多一次性能发上千张。”而为了应对那些通宵购票者,他们则用笔在购票人手上画编号。“晚上有时间画,而且为了防止插队,我们现场会告诉旅客每一小时就检查一次编号,并用本子登记,三次都不在现场的人则编号作废。”

“那时售票厅里会发生很多奇葩事,有排队时喝醉酒被亲戚接走买不成票的,有带来铁桶要在现场烤火取暖的……我们最怕有人起哄造成人员扎堆拥挤,引发踩踏事件。”吴飞说,这些事情都需要警力投入,一整晚他和同事要轮班熬夜,一来维持秩序,二来维持治安,严防偷盗案件和购票冲突。

随着2009年铁路温州南站投用、2010年春运火车票电话订票开通、2011年春运所有普通火车实现网络售票,以及春运网络提前售票等措施的落地,温州火车站扎堆购票人群逐渐消失。昨天早上9时,记者在售票大厅里仅看到数十人在排队。吴飞说:“现在到窗口的是办理取票、改签、退票的旅客,还有那些不会网上、电话购票的中老年人和务工人员。这些天,光顾窗口的旅客每天约有1000人,到晚上售票厅就没人了。”

车票实名制让车站“黄牛”消失

过去:穿便衣盯梢、做票务调查,高压打击“黄牛”

现在:“黄牛”逐渐消失,安检增设“实名验证”进站

“打击黄牛也是我们铁路民警的主要工作,自建所之初就一直对票贩进行高压打击。”吴飞回忆,过去温州火车站的“黄牛”活动比较猖獗,尤其是2005、2006年春运高峰期,平均每天都能抓住一两名票贩。

过去每到春运前两个月,派出所就开始部署打击票贩工作。一是悬挂举报电话的海报、横幅。“打击黄牛主要依靠群众举报,这种海报得挂得显眼、还得高,不能让人轻易撕下来。每次都是民警扛着扶梯出去悬挂。”二是巡逻时多多观察。“你如果看到有个人老是在车站里转悠,经?;岷捅鹑诵∩亟煌方佣?,那可能就是票贩;还有那些好几天都在窗口排队买票的人,也可能是票贩雇来的。”三是穿便衣去盯梢。“我们以前经?;岽┍阋?,坐在民用车里,停在车站马路边,蹲点观察来往的旅客。蹲的时间长了就能发现蛛丝马迹。”四是在候车厅做票务调查。“民警会举着派出所‘票务调查’的牌子,去询问旅客的购票渠道,获取线索。”在他眼中,打击“黄牛”最难的还是固定证据,要当场抓住票贩交易的证据难度比较大。

2012年元旦起,全国旅客列车实行车票实名制。当年1月2日起,温州火车站在一楼大厅设3个人工检票窗口,对进站旅客实名验票。吴飞说:“火车票没有落实实名制之前问题比较多,比如很多人会千方百计地混进车站,有人会翻围墙进来然后挤上车补票。车票实名制后,安检前增设了一道实名验证,现在又升级成‘人脸识别’,人票证必须一致,这给票贩致命一击。加上现在春运交通方式非常多,票贩已经没有什么盈利空间了,所以现在车站里的票贩也逐渐消失了。”

从“维持秩序为主”到“保障安全为主”

过去:春运常常熬夜,工作时间长但内容相对简单

  现在:春运不再熬夜,但工作内容增多,压力增大

作为一名15年来一直处于执勤一线的铁路民警,吴飞感慨自己的工作重心发生了很大变化。

“以前春运执勤工作内容比较简单,以维持秩序为主,还有打击票贩,春节后业务报表就两份。现在大不一样了,工作内容增加了很多。例如查堵违法犯罪分子、站内安保、治安武装巡逻、安检查危等等。对于我个人来说,现在不用熬夜了,春运工作时间短了,但工作压力和工作强度都变大了。像火车站这样人员密集的区域,安全工作容不得一点马虎,要随时保持警惕。”吴飞说,根据所里要求,民警早上5点就要开始巡逻,增加巡逻密度,提高旅客见警率。

“现在我们的工作重心是保障旅客安全,巡逻时我们要全副武装,要配备枪支、催泪瓦斯、手铐、甩棍、警绳、手电筒?;鸪嫡靖鞔Φ陌踩级家鹨慌挪?,比如进口要放置隔离墩防止车辆进入等。”

与此同时,火车站安检工作也一年比一年严格。据介绍,原来安检只检查行李,后来人和行李都要过机检,现在对人除了机检,还得增加手检。“15年来,我觉得自己的工作并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地方,最重要的是做好每个安全细节,让旅客平平安安地回家。”吴飞说道。(温州网温都支站 张新彤)

来源:温州网 作者: 责任编辑: